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他是吴昌硕最宠爱的孙子,“无愧缶孙”纪念吴长邺百岁诞辰

2019-05-11 09:46:19 来源: 澎湃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澎湃新闻/宗禾

吴长邺是一代艺术大师吴昌硕先生最宠爱的孙子。今年正逢吴长邺先生一百岁诞辰。由吴昌硕的故乡浙江省安吉县委、县政府主办、上海吴昌硕纪念馆、吴昌硕文化艺术基金会协办的“无愧缶孙——纪念吴长邺先生百岁诞辰书画展”在安吉吴昌硕纪念馆于5月10日对外展出,展览除展示吴长邺先生创作的四十余件书画精品,更呈现了吴长邺先生半个多世纪向昌硕故里、上海、浙江等地捐出一批吴昌硕先生精品的高风亮节与家国情怀。

“留住吴昌硕”

展览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吴长邺先生为了“留住吴昌硕”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轨迹。从吴长邺七岁时的涂鸦作品一直到其晚年精品,均可见出缶翁的艺术基因与风格的传承。

吴长邺

吴长邺(1920-2009),名志源,字长邺,1920年农历四月十九日诞生于上海山西北路吉庆里,逝于2009年农历十一月初一。享年九十岁。他是艺术大师吴昌硕先生最宠爱的小孙子。据说出生的那天夜里,同住一宅的昌硕太翁梦见了关帝(云长)夜读《春秋》,于是亲自为新生儿取字“长邺”,并昵称“五儿”。缶翁(即吴昌硕先生)有五个孙儿,唯有小五儿常年伴在身边,舐犊情深的缶翁常抱着小五儿边拍板边唱曲,安吉吴昌硕纪念馆展出的一幅老照片即有缶翁抱着“五儿”的照片。

缶翁怀抱“五儿”吴长邺的三代照

吴长邺生前曾担任西泠印社理事、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吴昌硕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吴昌硕纪念馆馆长等职务,晚年享有上海吴昌硕纪念馆终生名誉馆长的褒奖。曾获得浙江省和上海市的文化部门、安吉县人民政府等多次嘉奖,荣获浦东新区“文化发展特别贡献奖”。

吴长邺女儿吴有斐说,“留住吴昌硕”是她的父亲吴长邺晚年一直念叨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五个字是熔铸在他血脉里的信仰,是他一生为之努力的指南。直到他年迈力衰,整日卧在病榻上,还一再叮嘱我们子女:别忘了你们是吴昌硕后裔呀,要留住吴昌硕!”

吴有斐认为 “留住吴昌硕”,不是指留住吴昌硕的作品,“我家的一代代传承有序的吴昌硕书画,早就一批批的捐赠到故宫、浙博、上博以及一个个分布各地的吴昌硕纪念馆,由“家珍”跃升为“国宝”了。“留住吴昌硕”,就是要留住吴昌硕的文化,弘扬吴昌硕的精神与艺术。要留住优秀传统文化——我们中华文明的根。我的父亲吴长邺先生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努力践行的。”

此次纪念吴长邺先生百岁诞辰书画展开幕式上,吴长邺女儿吴有斐女士向吴昌硕纪念馆捐赠吴长邺先生国画墨荷图、花叶同辉图、书法“丁岁、戊年”联、“奇石、好花”联,并携弟妹五人向吴昌硕纪念馆捐赠国画家乡山笋图共5幅。吴长邺之子、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吴越向鄣吴镇政府捐赠吴长邺先生书法“吴昌硕故里”立轴一幅。

吴越先生向鄣吴镇政府捐赠吴长邺先生书法“吴昌硕故里”立轴一幅。

吴越说,他的父亲一直心系故里,酷爱中华传统文化,此次展出的作品有大量是他父亲从1960年代捐赠安吉县的大量吴昌硕书画及遗物,也有不少吴长邺的书画作品,其中吴长邺七时时画的一张《钟馗涂鸦》图,有晚年的沙孟海先生补跋,文中写道“长邺上有重亲又有严师,自幼茁长於文艺家园,得天独厚。观此纸方在童髦已见端绪……”,“长邺能世其家学,勤勤矻矻誉望日隆……”。

吴长邺七岁涂鸦,吳昌硕把笔落款,沙孟海点赞

他的绘画作品,色酣墨饱,大气磅礴,秉承着“苦铁画气不画形”的理念,此次展出的其中一幅玉兰图原是他父亲画得不满意之作,但他感觉挺好,要求父亲留下,并从竖幅改为横幅,又补画了牡丹,结果画面线条遒劲,生动,有较强烈的视觉冲击。可贵的是,他能将笔墨融入时代。他59岁的四尺巨幅《花叶同辉》,满腔热情地赞颂了十一届二中全会后,全国人民百倍欣喜,因而自觉地“命笔誌庆”。他83岁画的一组《农家小品》,也是何等地生动,何等地接地气!

西泠印社副社长童衍方回忆起吴长邺先生向西泠印社、安吉捐赠的往事,尤其是捐给西泠印社的十二方田黄印,影响极大,“可以说,如果没有吴长邺先生的捐赠,就没有安吉吴昌硕纪念馆。”

《花叶同辉》 吴长邺作于59岁

沙孟海题吴长邺七岁作品的书法

吴长邺之子吴超说,“父亲一直以弘扬昌硕先生文化艺术为已任,与祖父吴东迈及家人将吴昌硕仅存世一枚的篆而未刻印、十二方田黄印章及其他家藏珍品捐赠给西泠印社,又数次将吴昌硕与海上诸名家作品捐赠给上海博物馆、浙江博物馆、上海美术馆,以及在安吉、余杭、昌硕先生故居鄣吴村等地的吴昌硕纪念馆。1990年创设的上海吴昌硕文化艺术研究协会和2010年迁至沪上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上海吴昌硕纪念馆,父亲无一不是倾其心力。”

吴长邺先生的家国情怀

开幕式结束后还开展了“亲情、友情、家乡情——追思缅怀吴长邺先生的家国情怀座谈会”。

吴长邺书法

上海文史研究馆党组成员、巡视员王群说,吴长邺先生一直弘扬吴昌硕艺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吴家仍能秉承家风向社会无偿捐赠大量书画作品表示敬佩,这样的家风要一直保持下去。

上海市文广局原党委书记、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陈燮君说,吴长邺先生一直有着浓郁的家国情怀,这也是对家乡的情怀,吴家到2019年还这样对社会捐赠,很少见,但是以家国情怀统领,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这百年吴昌硕先生的影响力有增无减,除了昌硕先生的艺术与人格魅力,与吴家的家风也有关系。

展览现场的吴昌硕精品,均为吴长邺捐赠

展览现场

原浦东新区领导王午鼎说,画风上,吴长邺在继承吴昌硕风格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人品上,长邺先生坚持了画可以是商品,但是画不可以绝对是商品。家风上,长邺先生将自己高尚的品格,无偿捐赠的精神教育给子孙后代,永世传承。

原安吉驻上海办事处主任王志强先生也提到:“长邺先生对家乡很热情,1992年水灾的时候他就发动上海乡亲向家乡捐赠,只要家乡需要他,长邺先生都会竭尽全力提供帮助,长邺先生热爱家乡,热情交友,真诚对人。”原鄣吴文化站站长王季平先生动情地说:“在鄣吴故居工作了20多年,与吴长邺先生有多次接触,深切感受长邺先生对故居的关心、热爱,长邺先生为昌硕文化的发展献计献策,无偿捐款、捐画”。原吴昌硕纪念馆副馆长范一安说:“自80年代开始在吴昌硕纪念馆工作,常接触吴长邺先生,吴先生一直关心吴昌硕纪念馆一期、二期的建设,为纪念馆捐赠了昌硕先生书画作品以及缶翁铜像。”

开幕式现场

延伸阅读

“远方”传来老爸的笑声

文/吴有斐

缶翁膝下的小“五儿”——浓浓祖孙情

我的父亲吴志源, 1920年农历四月十九日诞生于上海山西北路吉庆里,逝于2009年农历十一月初一。享年九十岁。他是艺术大师吴昌硕先生最宠爱的小孙子。他出生的那天夜里,同住一宅的昌硕太翁梦见了关帝(云长)夜读《春秋》,于是亲自为新生儿取字“长邺”,并昵称“五儿”。缶翁(即吴昌硕先生)有五个孙儿,唯有小五儿常年伴在身边。小长邺聪明调皮、活泼好动,牙牙学语时,舐犊情深的缶太翁常抱着小五儿边拍板边唱曲;踉跄学步时,童心未泯的缶大师竟会与小五儿学着戏台上的模样,撩着袍角,对舞起小刀棍……

转眼小长邺五岁了,缶太翁亲自延聘得意门生王个簃先生担任塾师为爱孙启蒙。据老爸说,他依稀记得那天穿着新袍子、新鞋。就在祖父吴昌硕的画室里,燃着一对红烛,铺着一条红毡,他恭恭敬敬向王个簃老师三叩首。记得祖父忽然手持一柄木质戒尺,语重心长地授予王老师并谆谆嘱咐“顽孙如有不可教之处,可以此戒尺罚之”。此后,小长邺每日下课后,即将所学《诗品》《弟子规》等等,上楼背诵给祖父听,时常还能得到糖果、糕点等奖赏,戒尺,王老师始终未动用过一次。 小五儿喜欢涂鸦,有一次甚至用缶翁的笔墨片纸,仿绘了一纸钟馗像,翻乱了老人的书房,老人非但不发怒,反而喜出望外,握着五儿的小手,濡了墨,在这稚拙的画作上题了“安吉吴志源,时年七岁”九个字。小五儿读书习字,每有一点进步,老祖父即快慰不已。 就这样,父亲吴长邺在祖父的关爱中,在慈父与严师的亲炙下,再加上其天资聪颖,悟性又高,经过不断努力,人到中年,其书法绘画已可深入缶门堂奥。

吴长邺书信

师兄身边的“开心果”——快乐老顽童

吴长邺夫妇

老爸天性仁爱乐观、为人风趣幽默。即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我家经济最拮据的日子,他口袋里仅有几个小钱,仍常会悄悄买来一小包猪颈肉,塞在我们几个孩子口里每人一片,“来、开开荤。不要告诉你们妈妈奥,她要怪我乱花钱的。我也是让那卖熟食的老头多少赚点,他,比我还穷”。?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了,老爸的书画艺术得到认可,他被聘为“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特定的医疗待遇---看病有“红卡”。老爸向有哮喘顽疾,每到冬天就会去指定的“徐汇区中心医院”住上一阵子。在院里会遇到一些老朋友,如姚慕双,他是我家表亲,他称呼我爸“五儿咖”(我们湖州人“哥哥”的发音为“咖咖”)。治疗之余,“五儿咖”就会邀上“慕双兄”,两人一起逛逛“南京路”、“淮海路”、“城隍庙”。他俩溜出院了?不是。原来他俩将病区的纵向病房区道称为“南京路”,横向则称为“淮海路”,而养着金鱼,挂着书画的休息室则成了他俩口中的“城隍庙”。他俩逛到哪里,笑声便带到哪里。给大家寂寞的病中岁月增添了许多乐趣。每每看到有病友临终抢救:切开气管浑身插满管子,老爸就一次次煞有介事地关照我们 “记牢,这种便宜头,我千万勿要塌(尽管他有红卡,看病基本不花钱)”。

吴长邺曹简楼乔木合作同绘时代美景

九十年代,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老爸与他的师兄弟们参与的“笔会”频繁起来。有时是社会公益活动,或书画赈灾,或书画募捐,这些事儿老画家们极富爱心,无偿挥毫,绝对有社会担当。有时是一些有远见的企业与个人,希望收藏健在的书画名家的作品。这样的笔会对久旱逢甘霖的老书画家来说,真是快乐嘉年华。简楼伯伯喜以明丽的色彩,点缀大自然的花草树木---老爸笑他“好色之徒”;乔木伯伯偏爱画竹,茁壮的枝干直破纸边---老爸又戏谑称之“画竹透顶”;郭鹰伯伯在画纸上添上几只小鸡,大家又哄笑起来“老鹰今朝真客气,小鸡啄食乐叽叽”。丰盛的午餐中,“今朝吃的是精饲料”“我昵要精耕细作喽!”,工作中,老书画家们情绪高涨、笔墨酣畅,个个笔底生机灵动,张张画上春意荡漾。本来么,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拂面,老人们又焕发了艺术青春,高兴都来不及了。午茶时,一群老顽童,各个都有血糖高,只要老爸说一句“今朝西瓜是咸的。。。”话音未落,水果盘已见盆底。这样风趣快乐的场景,至今犹在眼前,可老人们现都已作古,用他们的画笔去点染天堂的无限空间了。

《梅寿》,王个簃吴长邺师生合作

寄情丹青弘扬祖业——无私捐家珍

老爸幼承庭训,能书擅画。他的作品色酣墨饱,笔力遒劲,浑厚大气,颇具其祖昌硕公遗风神韵,但在设色布局中又处处透出一份灵动明朗的时代气息。他始终认为吴昌硕是中国画坛的吴昌硕,吴昌硕艺术是中华优秀文化的代表之一,决不只属吴门一家。作为吴昌硕后裔,传承、弘扬吴昌硕艺术是义不容辞的职责。几十年来,他曾与父亲吴东迈先生一次次将家藏吴昌硕诗文、书画、篆刻艺术精品及海上名家名作珍品分批捐赠予上海博物馆、浙江博物馆、上海美术馆、西泠印社以及安吉、余杭、故居鄣吴等地的吴昌硕纪念馆所,丰富那里的馆藏。吴昌硕诞辰140周年时,他奔赴北京,得国家邮政总局支持,出版了一套八张的吴昌硕书画篆刻纪念邮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向西泠印社捐赠了吴昌硕自篆自镌的十二枚精品田黄冻石自用印,升“家珍”为“国宝”,声震印坛;吴昌硕诞辰150周年时,他为在上海——吴昌硕艺术达到最辉煌境界的这片土地,兴办纪念馆而四处呼吁奔忙。1995年,上海吴昌硕纪念馆终于得以在浦东新区建立,年届古稀的他更是倾尽心力。他乐在上海这个海上画派的发祥地,为纪念海上画坛的领袖们,拓展推进中国书画艺术发展的历史性贡献,设一平台,为上海这个现代国际大都市再打开一扇展示海派艺术瑰宝的窗口。他又一次捐献家珍数百件,辛苦着并快乐着。他曾屡次赴日本办展讲学,他撰写的《我的祖父吴昌硕》一书以中日双语在国内与日本发行,成为海内外研究吴昌硕艺术的重要资料,也直接推进了中日文化交流。平素每逢国家乃至地区有重大活动,他都积极泼墨挥毫,呈献佳作,慷慨捐赠,他说,只期能对提高民族的文化艺术素养有杯水的贡献。他,无愧为继承弘扬吴昌硕艺术的扛大旗者。“留住吴昌硕”是他在病重时,对子女的一再嘱托。全国四个吴昌硕纪念馆(所)可以见证:爷爷与老爸捐赠的流传有绪的国宝,就是留下了对国家、对民族永恒的文化关爱。

吴长邺书画作品

老爸,告诉您,现在的家乡安吉,是习近平总书记推行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典范,不仅处处呈现 “美丽乡村”,而且已打造成文化绿洲。受到全国人民关注。

如今的安吉,不仅在2014年政府出巨资大手笔建造了举国影响的“吴昌硕纪念馆”,而且还建成自然博物馆、生态博物馆、安吉新图书馆、古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等等。特别是“吴昌硕纪念馆”,积极弘扬吴昌硕艺术与文化,规模宏大,收藏丰富,常年带给参观者一场场视觉享受,精神熏陶。

2016年,我们的家乡安吉县鄣吴村吴昌硕故居,申报并成功获得了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我们非常高兴,这是吴氏后裔,特别是我老爸吴长邺心仪已久的期盼。作为安吉人的后代,老爸吴长邺情寄桑梓,晚年尤甚。从60年代安吉县成立吴昌硕纪念馆筹委会开始,爷爷与爸爸1964年和1985年的两次捐赠家藏珍品,基本奠定了今日安吉吴昌硕纪念馆的馆藏基础。从上世纪80年代得知家乡要恢复吴昌硕故居,老爸又不顾年迈,一次次奔赴鄣吴,捐家珍,送字画,写匾额,出钱出力,出谋划策。还引来了他的日本学生、外国友人,一起扩大家乡安吉及鄣吴的社会影响。据统计,他与吴超、吴越带去鄣吴的日本、新加坡、韩国朋友有上百批之多。如1996年77岁的吴长邺先生专程陪同日本福冈县知事奥田八二率领的代表团访问“故居”,还赴鄣吴小学讲课,希望师生学习吴昌硕先生热爱家乡的情怀,并当场为学校挥毫创作。“恋菰香”(即恋故乡)是他珍爱的一方自用印,多少年来一直随着他,奔走在赴鄣吴的道上。

八次赴日举办弘扬吴昌硕艺术的的展览与讲座

安吉,这方孕育艺术大师吴昌硕的水土,得到了世界的瞩目,吴昌硕艺术的影响将扩大到亚太、扩大到世界,这是民族的骄傲,更是鄣吴的自豪。今年五月为纪念和弘扬我爸等爱国爱家乡的先贤美德,安吉县委、安吉县政府特在宏大的“吴昌硕纪念馆”主办《无愧缶孙—纪念吴长邺先生百岁诞辰书画展》。我想,我爷爷、我老爸,以及老一辈吴昌硕艺术的传承者们,他们的笑声一定会从天堂中传来——当然,老爸的笑声是最响亮、最爽朗的……

汶川地震吴长邺率子女合作巨幅义卖赈灾

《鹅戏紫藤》,吴长邺作于73岁

老爸吴长邺先生一生的艺术造诣、爱国良知和无私贡献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与赞誉。他身前曾担任西泠印社理事、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吴昌硕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吴昌硕纪念馆馆长等职务,晚年享有纪念馆终生名誉馆长的褒奖。九十高龄,还荣获浦东新区“文化发展特别贡献奖”。

老爸的大德善行,世人铭记;老爸的人品风骨也将规范我们后人的处世为人,激励我们去为“留住吴昌硕”作不懈努力。

吴有斐写于2019年4月

侯瑞亮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侯瑞亮_NBJ975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