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在石上纯也的“微缩世界”中,看当代建筑的新构想

2019-07-19 09:50:25 来源: 每经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建筑模型本身不只是工具而已,它本身也可以成为艺术品,有美学的价值,并且有技艺的东西在里面。

7月18日至10月7日,日本新锐建筑师石上纯也首次中国个展“自由建筑”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展览首展于去年法国巴黎的卡地亚基金会馆,此次展览“移步”上海,除了手稿和影像之外,观众能够看到建筑师为展览亲手制作的大尺度模型,其中包括最近建成的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亭。卡地亚艺术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告诉澎湃新闻,模型不只是工具,这些手工制作的模型本身就有艺术品的价值。

展览取名“自由建筑”,表达了石上纯也不同于20世纪现代主义建筑思维的观点,在他看来,当代的建筑师应该放下过去对于建筑的惯性想法,更加自由地去创造出符合多样价值观的建筑。他的设计没有定式,而是根据场地的历史和自然环境创造出与之融合的建筑。在展览中,那些精心制作的模型如同一个个微缩世界,让人看到未来建筑的新可能。

展览现场,图为“森林幼儿园”

展览“自由建筑”去年首展于巴黎卡地亚基金会馆,这是石上纯也的首个大型个展,完整地展现其已经完成和正在建造的项目。如今,展览“移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在七楼的展厅中,石上纯也根据场地的不同特性进行了不同的设计。

石上纯也在布展中

“巴黎的展馆是由让·努维尔设计的一个‘玻璃盒子’,建筑融合在周围的自然环境中,展览的设计让人感觉像是在公园里散步,所有的展品离散地分布在这个‘盒子’里;而在PSA,不同的作品占据着不同的房间,它们有各自的性格,会让人有一种在不同的世界跳跃穿梭的感觉。”石上纯也在开幕导览中说道。

展览现场,图为“云之拱门”,是石上纯也为悉尼设计的城市纪念碑,大门实际高60米,展览展出了“拱门”一部分的模型,摄影: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石上纯也生于1974年,曾就职于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创立的SANAA建筑事务所,2014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他的设计没有定式,而是根据场地的历史和自然环境创造出与之融合的建筑。在他的作品中,过去往往以某种方式巧妙地同现在相叠加,自然常常被引入建筑中,人造的环境随着时间推移而慢慢“风化”成自然的一部分。从森林到山谷,甚至到海洋,建筑的不同个性从它所在的场地生长出来。

穿梭于一个个“不同的世界”之间,石上纯也希望分享其“自由建筑”的观点。这种观点与20世纪的现代主义建筑思维相对,当时,面对大众的需求,建筑师往往根据某一个既定的建筑原型去创造一个共同的未来愿景,而在石上纯也看来,这是过去的建筑方向,“现在,如果用单一的方式去提示未来的运行是不充分的。我们对于‘近未来’的想象基于国度、社群、价值观多元并置的状况。因此,与其说用单一的解答来对应未来,不如创造出尽可能多的建筑类型来与之相符。”在他看来,当代的建筑师应该放下过去对于建筑的惯性想法,更加自由地去创造出符合多样价值观的建筑。

石上纯也正在进行展览导览

在日本栃木县,石上纯也设计了一个庭院和酒店。那里曾是一片稻田,再之前则是苔藓森林。他将因为开发而面临砍伐的树木全部移植到庭院里,又将旁边的小河引入庭院内的小池塘,铺在那里的苔藓填满其余的空隙,引水与稻田留下的灌溉系统相连接,苔藓则让更为遥远的过去叠加其上。秋天,落叶漂浮在池塘上,冬天,白雪覆盖了树木和苔藓,石上纯也对既有的环境进行了“编辑”,创造出新的自然。

树木移植后的森林模型,摄影: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在栃木县的项目中,他大胆地“移动”了自然,而在荷兰的迷宫公园游客中心,他则小心翼翼地运用了这个历史保护场所中留下的空间。他沿着原本的步道路线创造出建筑的占地,在步道两边竖起玻璃墙,三条蜿蜒的长廊组成一个巨大的室内空间,欢迎访客的到来。

荷兰迷宫公园游客中心模型

凭借对自然的充分理解以及对于技术的自如运用,石上纯也得以将他的建筑安放在令人意想不到的环境中。在丹麦哥本哈根,一间云一般的屋子漂浮在水面上。这栋建筑由丹麦的HOPE基金会委托设计,既有象征和平的纪念碑意义,也是一个进行冥想的空间。海是地面,云是屋顶,在两者之间,人可以乘着小船进行探索。在中国山东日照,一座“谷之教堂”正在建造中。整个建筑高45米,最狭窄的部分仅宽1.3米,建筑延续了山谷的空间氛围,又远远超出它原有的尺度。

“平和之家”

“平和之家”模型细部

“谷之教堂”

在诸多建筑项目中,石上纯也游刃有余地把握并超越既定的建筑“尺度”。在神奈川工科大学,他以地平线的尺度构建了一座让学生走向旅途般的“校园多功能广场”,空间的顶部有多个开口,雨天落下的水滴和晴天洒下的光线模糊了建筑的内外。在东日本“儿童乐园”项目中,石上纯也将其建筑师身份转变成为儿童的尺度与视角,重新观察与想象世界。他以熊的形态构成圆顶,以河马的形态建成洞穴,让自然界的动物、草木、岩石、群山、云朵与建筑平等地变为儿童眼中的风景。

“儿童乐园”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中所呈现的所有模型都是石上纯也为其2018年的卡地亚基金会馆个展所设计。“建筑模型不只是工具而已,它本身也可以成为艺术品,有美学的价值,有技艺的展现。”卡地亚艺术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告诉澎湃新闻,我们看到的这些展品都是石上纯也和他的团队亲手制作的,本身就有艺术品的价值。在2018年的个展前,基金会委托石上纯也制作了这些模型,并将其买下,永久收藏。

在“水庭”项目中,石上纯也对需要移植的每一颗树木进行了测量拍照,图中墙上为根据这些树木制作的模型

于是,在PSA的展览现场,你能发现那些“躲”在建筑模型里“小人”,它们姿态各异,如同一个个小型雕塑,相对于较大的建筑模型,提醒着你与建筑的尺度关系。在“森林幼儿园”的模型中,石上纯也造了一个微缩世界,树木、起伏的屋顶、大人和孩子,稍微凑近一些,都能在这里看见。

“谷之教堂”里的“小人”

“森林幼儿园”细部

今年的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亭由石上纯也设计,最终的成品或许没有完全地实现他的计划,而在展览中,能够从模型里看到他最初的构想。一根根细柱支撑着云一般的屋顶,据石上纯也说,这是联想到伦敦的气候环境而建,灰色的石板屋顶像是乌云,而细柱则如同落下的雨丝。

蛇形画廊夏季展亭模型

“石上纯也的每一个建筑各不相同,这些手工制作的模型也都独一无二,”尚戴斯对澎湃新闻说道,模型的背后有不止于建筑的更多价值。

以下为澎湃新闻与卡地亚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对话

澎湃新闻:此次展览从巴黎“移步”上海,您个人感觉有怎样的不同?

埃尔维·尚戴斯:展览的展陈本身由建筑师自己设计,所以根据当时的地点进行调整。要记住,石上纯也是个建筑师,建筑师擅长因地制宜的设计,另一方面,建筑也是一个物品,怎么使物品根据当地的环境产生新的形式,也是他们经常要考虑的问题。

澎湃新闻:基金会是什么时候与石上纯也相遇的,为什么你们决定和他合作?

埃尔维·尚戴斯:大约12年前,我在东京的一次当代艺术展见到他的作品,我一下子就被他的作品迷住了。之后就一直关注他的创作过程,经常在东京或是巴黎碰面。大概三四年前,我们决定是时候筹办一次展览了,当时时机比较成熟,他已经建成了一些房子,同时还有一些正在建造,我们觉得已经可以向巴黎的观众展示他建筑的风格和思想。

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被他的设计和工作方法所吸引,他的建筑和环境的关系,给人很大的灵感。石上纯也不仅把大自然看作一种环境,而是在所有的自然因素,如气候、森林中发现新的关系。他有自己的语言,诗意的语言,同时他对于技术方面很有研究,有突破性的运用,它能够把技术推向极致,最敏感地表现那些东西。

布展现场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建筑展,和一般的艺术展不同,作品背后其实是更大尺度的建筑,收藏这些建筑模型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埃尔维·尚戴斯: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建筑展,它本身也有很高的艺术性。我们所看到的展品都是为基金会所创作的,原来没有这些造型和模型,石上纯也根据我们基金会的委托创作了它们,然后我们在进行收购和收藏。

建筑模型本身不只是工具而已,它本身也可以成为艺术品,有美学的价值,并且有技艺的东西在里面。我们看到的这些展品都是石上纯也和他的团队亲手制作的,所以本身就有艺术品的价值。另外,石上纯也的作品重复很少,每一个模型都是独一无二的。模型不只是让你想到背后的建筑,还有许多的价值。

(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李广娣 本文来源:每经网 责任编辑:李广娣_BJS888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报警称有恶犬堵门 警察全副武装前往全"惊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