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红岩》何以“练成”,钱松喦纪念展在京展出

2019-08-01 10:09:52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常熟田》与《红岩》是山水画家钱松喦最为代表性的作品,这些画作与其背后的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今年是山水画家钱松喦诞辰120周年,“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笔墨松喦——钱松喦诞辰120周年纪念展”于7月31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澎湃新闻获悉,此次展览以“祖国山河抖擞描”“迢迢我自江南来”“拾翠披云寻我师”三个主题,展出中国美术馆馆藏钱松嵒作品20件及家属提供钱松嵒作品100件以及诗稿、创作草图等文献资料75件。

钱松喦(1899-1985),江苏宜兴人,先后在苏州、无锡等地的中小学及无锡师范学校、无锡美术专科学校任教。1929年,《寿者相》《山水》参加在上海举行的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1950年,当选无锡市第一届文联主席。1957年,由无锡师范学校调往江苏省国画院(筹备处)。1960年,任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苏分会副主席。此后历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名誉院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等。

展览现场

早在1964年3月,钱松喦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为期40天的个人展览,1950年代中期奠基的钱松喦“新山水画”,在1960年代开始成为山水画推陈出新、表现时代的代表。时隔55年,在钱松喦诞辰120周年之际,中国美术馆和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共同主办钱松喦纪念展,以表缅怀,更从学术上回望新中国山水画发展史上的这一代表性人物。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说,钱松嵒先生的艺术生涯中经历了数次社会剧变,在时代节点上,他以卓越的才情进行中年变法,从由传统中冲决而出,成为大器晚成的一代中国山水画大师。

上世纪50年代,钱松嵒作为“老画师”参加了“江苏省国画工作团”,作了二万三千里的壮游写生,先后途经中南八省,饱览名山大川。他走一路画一路,钱松嵒由此开阔胸襟、拓展气局,顿悟了许多现实与艺术之间的问题,笔墨也有了全新的改观,创作出垂馨千祀的《红岩》《常熟田》等代表作,艺术的发展自此走入巅峰。钱松喦认为中国画要有中国气派,提出“山水画大有文章可做”。他谙熟传统技巧,具有扎实的写生能力,以重传统、重写生、重民族意识的眼光构筑了自己的绘画图式,对20世纪中期中国山水画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其作品中鲜明的时代印记所透露出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在今天依然值得进一步研究。

《红岩》 钱松喦104×81.5cm 1962年 中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祖国山河抖擞描:艺术的经世致用

展览的第一个部分展示的是是钱松喦先生从1950年代以来一些重要的主题创作,这些创作反映了钱松喦先生所生活的江南地区的生产、生活,他的建设主题、毛泽东诗意和革命胜利三个题材方面的作品在这一部分也有所呈现。

在20世纪的中国绘画史上,钱松喦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个案。他的特殊性在于其在时代影响下的由旧变新,由新而引领了时代的潮流,成为这个时代中社会主流所期望的那种顺应潮流而又能在艺术上有所成就的一代名家。

20世纪50年代是钱松喦创作丰硕和崭露头角的时期。1956年,《瘦西湖》《溪山如画厂如林》《劫海回春》入选第二届“全国国画展览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标志。1958年,钱松喦深入无锡芙蓉湖两岸体验生活,创作的《芙蓉湖上》参加了在莫斯科举办的第一届“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会”,这一作品也标志了他于山水画创作领域内在这一时期的高度。

《瘦西湖》 钱松嵒 1956年 54.6×90cm中国美术馆藏

《芙蓉湖上》 钱松嵒 1958年 107.9×64.6cm 中国美术馆藏

此后,钱松嵒的艺术完全走进了以反映现实生活为主的道路上,他每年都要跋山涉水,访名山览大川,拜谒革命圣地,以山水画这种传统形式,来表现新中国的巨变和对这种变化的颂美之情。在钱松喦50年代以来的生产建设题材作品中,经历了一个从点缀到集中表现的发展过程。在50年代中期以来的2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钱松喦几乎画遍了所有的革命圣地,特别是1960年参加了“江苏省国画工作团”,看到韶山、延安、红岩以及其它重要的革命遗迹,此后,他创作了大量的革命圣地山水画,其中的《红岩》《延安》等负有盛名,在一个时期内起到了样板的作用。

《延安》 钱松喦 20世纪70年代 54.5×38cm 中国美术馆藏

钱松嵒早年受唐寅、石溪、石涛影响较深,他的作品有文人画的清雅温润,也不乏职业画家的扎实造型,在江南特有的人文精神熏染下形成了凝定浑穆的画风。早年钱松嵒的画风尚未摆脱古人样貌,后逐渐发现传统文人画主观意象的局限性,转变了画家脱离大众自视高雅的身份意识,重新认识到生活与人文之于山水画创作的重要意义,以传统毫端追踪时代大势,表现时代变迁,将曾经空洞贫乏且远离生活的山水拉回现实,实现了艺术的经世致用。

比如《常熟田》系列,他就跳出了传统“三远法”窠臼,以一种鸟瞰的视角将原本应该水平展开的稻田“竖”了起来,同时采用“满构图”的方式将据整个画面绝大部分的稻田进行了由实到虚的处理。这种构图脱胎于写生又超越了写生,和古人拉开了距离。

《常熟田》 钱松喦 1963年 52.8x35.7cm 中国美术馆藏

迢迢我自江南来:以对景写生为基础

钱松嵒在经历晚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剧变中,面对像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等诸多政治巨变和人生洗礼,他所承担的除了人生的现实境遇之外,还有他的艺术创造和发展,艺术成就和影响。

钱松喦21岁(1920年)时就作了以对景写生为基础的描绘无锡鼋头渚、锡山、惠山诸名胜的山水12幅,表现出了他对家乡山水的感觉。钱松喦在新学与旧体之间的兼学所形成的专业基础,对于20世纪中国水墨画的传承与教学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他像同时代的传统国画家那样,走出画室,摆脱画稿去写生,进而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了江南题材的新的社会意义,从而使江南文人画的传统有了根本性的改观。

钱松喦表现太湖地区的山水和自然,兼及农家和渔民的生活,既反映了农耕文明的江南传统和地域特色,又有了不同于以往的现实生活的气息。《善卷之春》《渔村饭香》《唱彻渔歌好西氿》《杏花春雨江南》,都是在江南风情中表现出了这一时期的时代特色。而到了1958年的《江南春》《春耕》就有了明显的不同,时代的主题表现中再也不是新旧结合中的点缀,或者是过去文人所擅长的那种点睛之笔,而是一种全新的格局和气象。

《江南鱼米丰》 钱松嵒 20世纪70年代 51×83cm

《西陵峡》 钱松嵒 1960年 54.7×71.2cm 中国美术馆藏

吴为山回忆说:“记得上世纪70年代,家中墙上挂着钱先生《泰山顶上一青松》的印刷品。我当时便觉得,这件作品完全不同于画册或瓷器上的常见山水样式。画面中,一株参天昂立的青松盘虬于纵势高耸的巨岩之上,铁铸般凛然,松针郁勃劲拔,涌动着一股撼人心魄的精神力量。”

《泰山顶上一青松》

以古人没有表现过的题材入画

传统山水画的经营位置自明清以降便趋于程式化。钱松嵒从此处着眼,大胆取舍,打通花鸟山水之界限,模糊主次景别之差异,甚至以某单一植物作为主景而将山川平原为配景,创造了一批迥异于传统的山水画构图。如他常以独松为题材“一树成图”,将传统经典图像符号进行大刀阔斧的个性化改造,推出了造型雄奇瑰伟的“钱家松”图式。钱松嵒先生对构图的推敲打磨、稳中求变亦值得关注。很多图式在大小不同的作品中被反复运用。

《东方春永》 钱松嵒 20世纪80年代 107×76.5cm 中国美术馆藏

《劲节长青》 钱松嵒 1981年 69×57.5cm

钱松嵒先生还将很多古人从来没有表现过的题材入画,除了当时流行的矿山、工地、井架、水电站、船港等重要建设场景之外,他也表现如海边浴场、窑洞等很少出现在江南画家笔下的内容。特别是先生六十岁后壮游祖国名山大川,似乎打通了艺术的“经脉周天”,灵光迸发,佳作频出,《锦绣山河春常在》《延安颂》《芙蓉湖上》《山岳颂》《梅园新村》《井冈大瀑布》《枣园曙光》《北戴河》《太湖伟观》等传世名作让他声动天下。在此,传统山水意境与现实主义题材被糅合得天衣无缝,折射出时代美学。

《梅园香雪》 钱松嵒 20世纪50年代 33×44.5cm

《马迹山》 钱松嵒 20世纪70年代 69×135cm

钱松嵒先生作品风格成熟时期的笔墨亦极有特色。他强调骨法用笔,以金错刀的“颤笔”写出沉涩雄浑、遒劲古拙的线条,行而不滑,留而不滞。而这与他书法风格亦完全一致。“文革”中,钱先生开始青睐隶书,顿笔外拓,方折平直,透出一种劲健奋发的美感,其画风则随书风也为之一变,独树一帜的皴法线条重重密密,乱中有序,通过曲直、刚柔、疏密的对比酝酿出丰富的韵律节奏。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钱松嵒 20世纪60年代.55.5×41cm

《徂徕山》 钱松嵒 1962年 26.6×53.8cm 中国美术馆藏

在墨法方面,钱先生注重破墨、焦墨、积墨诸法并用,层层深厚,混沌而分明,苍润华滋,墨彩粲然。体现了一种苦心孤诣的内在性转化。他笔下的物象造型,具有极强的雕塑感:飞瀑悬天,苍松屹立,奇峭凝重的山石层层叠叠,在片片白云缭绕之中虚实掩映,昭彰本色。还有那方正、坚毅,骨线构成的峰峦岩崖,详略简繁之间,尽显作者对大自然最硬朗的石头由衷的美化和诗化。

全枝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责任编辑:全枝_NBJS892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报警称有恶犬堵门 警察全副武装前往全"惊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