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小欢喜》:一种有别于《天空之城》的“好”

2019-08-20 10:43:16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海清、黄磊、陶虹、沙溢、咏梅等人领衔主演的《小欢喜》正在热播。目前剧集已快要收尾,该剧愈发显露出一部好剧的底色来

汪俊执导,海清、黄磊、陶虹、沙溢、王砚辉、咏梅等人领衔主演的《小欢喜》正在热播。目前剧集已经快要收尾,该剧愈发显露出一部好剧的底色来。

《小欢喜》海报

虽然这两三年,国产教育题材的电视剧很多,尤其是这个暑期档,之前已经播出了《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但《小欢喜》不必露怯。只要不烂尾,它应该会是近些年来国产教育剧的一个代表作。甚至从社会效应上说,《小欢喜》比起前作《小别离》还更大一些,因为《小欢喜》关注的高考议题,比起低龄化留学更具普遍性。

《小欢喜》好在哪里?

真实与准确

从剧本模式上看,《小欢喜》倒是挺套路化的。几乎所有教育剧都如此,以几个家庭作为横切面,以小见大,反映整个社会的教育焦虑。剧集聚焦了三组家庭,方家、乔家和季家,三个家庭的孩子正在读高三,高考迫在眉睫。

方家,虎妈猫爸式。母亲童文洁(海清 饰)是典型又非典型的中国式妈妈,这个角色既是《小别离》中童文洁的延续,也是国产剧其他虎妈的一个进化。典型是,她会竭尽所能地为孩子付出,但也因为“恨铁不成钢”,脾气着急暴躁,动不动就大声嚷嚷,虽然很多时候嚷嚷也是“虚张声势”。非典型是,她并不走极端,与孩子的关系平等,并且相对地“从善如流”。

海清饰演的童文洁,嘴上不饶人

方圆(黄磊 饰)是既典型又非典型的中国式爸爸。典型是,失业前,他在儿子方一凡(周奇 饰)学业上并不太操心,是儿子与妻子之间的润滑剂,妻儿矛盾升级了,他得中间调停。非典型是,他的高情商,他的温和、包容、开放,是绝大多数油腻的中年男性并不具备的。不过,像他在职场上浑水摸鱼结果中年失业的,也少见。

这样的家庭环境也影响了儿子方一凡的性格。方一凡性格好、脾气好、心地好、情商高、朋友多,哪怕超级学霸表弟林磊儿(刘家祎 饰)到来,他也不会因为成绩被比下去而自卑,或者妒忌林磊儿分走了爸妈的爱与关注。但也因为家庭氛围宽松,他不热衷于学习,性格活泼过头,鬼点子虽多,却不怎么花在学习上,还曾考过年级倒数第一。

乔家,是虎妈猫爸+离异家庭式。乔卫东(沙溢 饰)与宋倩(陶虹 饰)离异,乔卫东是小有成就的商人,宋倩是金牌物理老师,女儿英子(李庚希 饰)由宋倩抚养。乔卫东怕前妻,自带喜感,唯唯诺诺。宋倩则是比较极端的“虎妈”,与今年初爆款韩剧《天空之城》里那些极端的妈妈有一拼。她将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于女儿身上,对女儿非常严厉,实行严格“监控”,强势规划着女儿生活的每一步。

宋倩对女儿要求非常高

女儿英子对于宋倩的控制感到压抑。但她鲜少反抗,一方面是知道宋倩强势,反抗无效,另一方面她明白宋倩对她的付出和牺牲,妈妈将她拉扯大,爱她也只有她。因此,宋倩与英子的母女关系既靠近又疏离,彼此有一种有距离的“客气感”;英子并不想告诉宋倩她的心里话,俩人之间始终存在矛盾,只是都隐忍不发。

季家,是一个官员家庭,并因为工作关系,让孩子一度成为“留守儿童”。在国产教育剧里,这个家庭是非常少见的。季胜利(王砚辉 饰)现在是一个区的区长,曾外调长达6年时间,妻子刘静(咏梅 饰)也跟着丈夫走南闯北。季胜利官职上去了,但6年的陪伴缺席,让儿子季杨杨(郭子凡 饰)内心有疙瘩,性格叛逆,与父母关系不免有些紧张。

季胜利一开始并不知道如何与叛逆的儿子相处

虽然都是“几组家庭、一组突出,塑造群像、反映百态”的剧本模式,但《小欢喜》还是要比《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高明不少,主要在于少概念化,多生活化,避免为了戏剧冲突的离谱情节设置。教育剧包容性广,可以囊括中年危机、代际冲突等话题,但时下不少电视剧过于追逐话题本身,哗众取宠、喧宾夺主。比方说中年危机,一定得有个“第三者”,比如说代际冲突,孩子动不动就寻死觅活。像《少年派》最后林妙妙“人设崩塌”,《带着爸爸去留学》更是因狗血垮得一塌糊涂。

《小欢喜》由黄磊担任总编剧,这回黄磊值得夸,他没有偷懒,少了狗血,但在剧本结构上下了功夫,比如第20集三个家庭在酒店泳池的闹腾,第30集方家、乔家因为误会孩子谈恋爱的对峙,这样的群戏既好看、有戏剧性,又不浮夸,相当精巧。

双方父母误会方一凡和乔英子谈恋爱

并且,《小欢喜》的人物刻画,从始至终都在一个逻辑链条上。很多电视剧的人物个性会反转得非常突然,比如原本控制性很强的父母,一下子就顿悟了,不懂事的孩子,一夜之间就成熟了。但人哪里是说变就变的,人之所以复杂、很多问题之所以难解,就在于人“本性难移”。

像第28集,宋倩和童文洁聚餐,俩人各自检讨教育方法上的不足,想像孩子爸爸一样,跟孩子成为好朋友,痛下决心要改。童文洁一回去就向方一凡道歉,痛哭流涕地说,不该打他,只要是方一凡提的正当要求,她都答应!可当方一凡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艺考答应吗?童文洁让方一凡换个要求。看,改变就是一时冲动,童文洁还是原来的童文洁。

人“本性难移”

宋倩也不例外。平时一向嫌弃外面的食物不干净,破天荒地带着英子去意大利餐厅,推心置腹地对英子说,自己作为母亲也知道自己在教育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并且愿意改正,希望英子能像对乔卫东那样对自己,把她当成朋友。可当英子说出想报考南京大学时,宋倩依旧固执己见。

这些细节乍看非常普通,但它却关系到人物刻画的准确性。

理解每个人的难处

教育剧播出后,常常会在网络引发“父母皆祸害”的讨论。就像《小欢喜》中,陶虹饰演的妈妈,网络上到处流传着她与英子吵架的截图,网友们也顺道回忆起自己成长过程中的那些“恐怖体验”。

对于个体的成长体验,自然应给予充分的尊重,但作为一部大众化剧集,如果只是片面地传递出类似“父母皆祸害”等观念,那么它是媚俗的,也是不负责任的。优秀的作品,应该是对人的困境有宽容、有体恤、有温柔的拂照,这不是和稀泥式的“大家都不容易,忍一忍”,而是善意提醒,问题改善的可能。

宋倩错就错在,她以恋爱式的思维来处理她与英子的关系。因为离异,她将所有情感都投注在英子身上,也希望英子能够给予她同等的情感回馈,英子一违背她的意愿,她就琢磨着女儿是不是不爱她了,英子与别人亲近一点,她也会隐隐吃醋。而最新的剧情,英子背着宋倩报了南大夏令营,宋倩的反应的确让人个感受到这份爱带来的一种“窒息感”。

陶虹对宋倩的角色解读

父母需要检讨,但导向的不该是“父母皆祸害”的结论。极端的爱的另一方面也是极端的付出。像宋倩爱英子,她为英子做出了诸多牺牲。比如为了方便照顾女儿,她辞去春风中学老师的职务。与女儿虽时不时闹别扭,但事后也会多少让步,自我检讨。当然,更关键的是,她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多年来独自照顾女儿的衣食起居和学习,实在是很辛苦。

网上有声音认为,中国的孩子不能既要自由,又要父母无条件的爱与支持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爱林大为、乔卫东这样的爸爸,温和、开明、尊重自己的意愿,这难免给大家一种感觉:爸爸更好,妈妈就是不可理喻。实际上这非常片面。笔者曾撰文指出,真实的情况是:在绝大多数家庭,是妈妈一个人操持着孩子的衣食住行,接送孩子上下学,给孩子补课检查作业。妈妈承担得更多,她必然念叨得更多。而爸爸常常是可有可无的“配角”,下班了陪孩子说说笑,节假日带孩子出去玩,偶尔孩子告状了说妈妈几句。爸爸缺席了孩子的学习生活,他没有念叨不见得是他“开明”,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从何念起。若让爸爸妈妈互换一下角色,让爸爸一天都围着孩子转,“猫爸”也会变“虎爸”。

所以宋倩抱怨乔卫东,英子小时候没发挥啥作用,孩子大了,每周见一次,带她吃喝玩乐,反倒显得他开明了。《小欢喜》有几处细节,是主创者借剧中人物,体恤了宋倩的难,体恤了很多主外又主内的妈妈的难。闺蜜童文洁一直站在她这一旁就不必说了,第16集燕窝风波后,乔卫东说他作为一个父亲没得说,方圆则说,这些年英子是宋倩含辛茹苦带大的,乔卫东现在做得再多,只能叫锦上添花。

大部分“虎妈”背后,都有一个撒手掌柜般的“猫爸”

理,就是这个理。一味指责宋倩式母亲是容易的,但如果乔卫东曾多分担一点,也许情况就能改善许多。很多“妈妈爱咆哮”的家庭也是如此,爸爸多分担,妈妈就会少咆哮。看远一点,就能看到人的难处。

高三的孩子往往反感于父母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他们爱听一些空大的道理,什么“高考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坎”“没考上大学,不代表人生就是失败了”。话是没错,但我们又得承认,从概率上来说,高考顺利了,之后的人生路可能会更顺,太多的机会,只有顺利考上大学才有资格争取。

童文洁的说法虽然绝对了,但从概率上说,有很大一部分人的人生因高考而改变

就像龙应台所说的:“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考大学,是为了孩子日后的人生少一些“被迫”。

《小欢喜》以三个家庭的焦头烂额,体恤了父母的用心良苦,也体恤每一个孩子高压下的辛苦。观众可以从剧中人物看到对方,不是为了相互指责,而是理解各自的难处,多哪怕一丁点的惺惺相惜。至少剧中人物所走的那些弯路,他们或许会有避免重蹈的意识。

建设性现实主义

《小欢喜》的三个家庭,都住在同一个叫“书香雅苑”的学区房里。假若按照韩剧《天空之城》的路线,它完全也可以拍一部《书香雅苑》。

但《小欢喜》的风格与《天空之城》截然相反,事实上,这也是社会问题剧的两种完全不同的走向。

《天空之城》是批判现实主义风格的,它是暗黑的,偏激的,极端的。那些教授、医生的太太们,哪怕学历很高都辞掉工作成为全职太太,全部生活重心只有一个:让孩子考上理想大学。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们无所不用其极,用一个词形容,就是“疯狂”。这也造就了补习班老师金珠英这种恶魔的存在。

《天空之城》以近乎黑色寓言的极端凸显批判价值,如果不是突然反转的结尾,它堪称经典。批判是必要的,像匕首、像短刀,戳中时代问题的脓疮,让每个人在惊诧体验中反省自身处境。每一个时代都需要匕首式的作品,但经典的作品,并不只有这个面向。

有人负责批判,也得有人负责建设。如果说,《天空之城》是批判式思维,那么《小欢喜》则属于建设性思维。不同于天空之城里人与人之间的妒忌、猜忌、隔阂、算计,书香雅苑里有着动人的夫妻情、兄弟情、闺蜜情、同学情,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和人情味。它也看到了《天空之城》所揭露的普遍存在的教育问题和社会问题,但它试图寻找纾解之道。

季胜利和刘静,就是“父母爱情”啊

如何纾解?除了理解作为人的弱点、体恤彼此的难处,还有尤为重要的一点是,爱孩子,而不是工具化孩子。

《天空之城》中那些贵妇们,要求孩子一定得上名校医学院,更多为的是家族的荣光,是自己的颜面。《小欢喜》里,季胜利一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区长,孩子成绩也得好,“虎父无犬子”嘛。但后来季胜利也顺着妻子说,支持孩子的赛车梦,但得好好高考,梦想的实现需要知识储备。方圆支持方一凡的艺考梦,因为方一凡有这方面的潜质,而他自己也喜欢。哪怕宋倩不支持英子去南大,她也愿意支持女儿的航天梦。《小欢喜》的三个家庭,并未将孩子视为“工具”,虽在意成绩,也能做到以孩子兴趣为主、因材施教。

韩剧《天空之城》中父母将孩子视为“工具”

另外一点是,沟通。沟通是一个说滥了的词,但《小欢喜》具象化、可操作化了。剧中目前有两处道歉戏让人印象深刻。一处是第20集,大家在泳池折腾完,季胜利向所有家长道歉,并就自己失手打儿子一事,在众人面前向儿子道歉。一向拽拽的季杨杨也用浴巾蒙住头,哭了起来。多少父母与孩子的心结,就是源于一次又一次类似误会的堆积,但打开它并不难,比如一次诚恳的道歉。

另外一处是第22集,方一凡期中考试不理想,童文洁和方一凡在补习中心大闹一场,回家后两个人都气呼呼的。方圆以其三寸不烂之舌,以一套横竖理论让方一凡向童文洁道歉,方一凡照做后,他又以同一套理论劝说童文洁,让童文洁向方一凡道歉。

方圆说理,很有道理

绝大多数普通的中产父母,都会为孩子的教育而焦虑,知道再多的大道理,在自己身上也常常是失效的。就像剧中咏梅饰演的刘静,温柔贤淑,英子羡慕季杨杨有这样一个好妈妈。刘静则告诉英子,每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一样,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对别人的好孩子都是羡慕。《小欢喜》并不会立竿见影改变什么,很多父母该焦虑还是焦虑,跟孩子有矛盾还是会有矛盾,但它至少让观众看到了焦虑之余的小欢喜,并给予了观众一些暖心的鼓励和启示,一些可供参考的方法论。难题的解决无法一蹴而就,一部剧能促使观众观念上有“小”进步,就值了。

对方一凡“性教育”这一段,也是国产剧中鲜少提及的

《小欢喜》是一部能带给人力量的好剧,它让人联想到劳伦斯的一句话:“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李韦颐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李韦颐_NBJS879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报警称有恶犬堵门 警察全副武装前往全"惊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