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2019-11-09 09:04:30 来源: 澎湃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注:本文有严重剧透

宁浩监制,申奥自编自导,大鹏、柳岩主演的《受益人》,是“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推出的又一个新作。该计划是宁浩一手建立的,旨在发掘电影人才,让有梦想有才华的年轻电影人有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路阳导演作品《绣春刀·修罗战场》,文牧野导演作品《我不是药神》,都是该计划的产物。鉴于《我不是药神》的巨大成功,观众不免对《受益人》也抱有一定的期待。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受益人》海报

《受益人》讲述的是一个“杀妻骗保”的故事。吴海(大鹏 饰)为了给罹患哮喘的6岁儿子治病,在好友钟振江(张子贤 饰)的欺骗和怂恿下,刻意结识了一个与他同样身处边缘和底层的网络女主播淼淼(柳岩 饰),决心酝酿一场别有用心的婚姻骗局。只是在与淼淼相处的过程中,吴海渐渐地爱上了她。吴海会作何抉择?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大鹏饰演吴海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柳岩饰演女主播淼淼

如果说人性的恶有等级的话,那么“杀妻骗保”绝对是人性恶的极致体现,无可原谅、无可救赎。《受益人》的故事并非虚构,而是取材于真实案例。在现实生活中,曾发生过几起“杀妻骗保”的惨剧,虽然男方骗保时败露,但“杀妻”得逞。《受益人》聚焦这一题材,很大胆,它若要抵达类似于《盲井》的人性思考深度,得兼顾到电影的尺度;可一旦在人性思考上浅尝辄止,电影还得承受艺术标准以外的批评。

《受益人》中,人性恶的典型代表,倒不是吴海,而是吴海的好兄弟钟振江。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财务,和老板私下挪用公款购买房产,为防止事情败露,他得在短时间内凑齐巨额资金填补缺口。钟振江想到了骗保,让吴海娶网络女主播淼淼为妻,届时他再借着带淼淼出行的机会制造落水意外,以达成目的。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张子贤饰演钟振江

吴海一开始并不答应。钟振江为了“说服”吴海,倒是将人性的卑琐、自私、凶狠体现得一览无余。比如吴海的儿子有哮喘,一在有烟的环境里就会咳嗽不止。一天夜里,钟振江趁吴海不在,偷偷溜到孩子房间里,在他身边猛烈地吞云吐雾,孩子哮喘病发,气急、胸闷、咳嗽,情况非常危急。钟振江带孩子上医院。但开车途中,他将车窗紧闭,继续在封闭空间里吸烟,让孩子的情况更加严重。孩子几次想打开车窗,都被钟振江制止了。最后送到医院时,医生说晚一点小孩生命就危险了。

不知情的吴海,把钟振江当成了恩人,他答应了钟振江的魔鬼计划,既是报恩,也是钟振江允诺他,一旦计划成功,就送吴海一套海口的房子,孩子搬到环境好的地方,哮喘也会好转。

钟振江这个恶人是令人信服,他坏到骨子里,但并不脸谱化。演员张子贤的表演是有质感的,除了体现人物的狠劲外,肢体语言、台词、细微表情等,也让这个人物有“毛边”。若不是穷途末路,他就是俗世中常见的那种懦弱、贪婪、自私的男人。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张子贤饰演钟振江

那么,吴海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在骗保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电影以什么样的立场刻画他,直接决定了电影的思想层次。

吴海是一个混迹社会底层的单亲爸爸。妻子去世,自己带着6岁的孩子。他白天在一家网吧里当网管,晚上出去跑代驾。电影一开始,他配合钟振江碰瓷,敲诈了车主40万元。下一个场景,两人在吃火锅,吴海一边吃一边将火锅店的菜偷放在自己的包里。被火锅店服务员发现,他跑回家,拿出偷来的菜跟儿子吃起了火锅。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吴海与钟振江吃火锅,吴海偷菜

这是一个混得惨的小人物。但电影一开篇的诸多细节,并不那么令人信服。就比如吴海看网吧、跑代驾,基本的生存应该不难。口头上说给孩子治哮喘,但电影中也只看他买的一袋子药,对照搜了一下,一瓶价格几十块钱,怎么日子就如此艰难,连菜都靠偷?孩子有哮喘却还住在烟雾缭绕的网吧里,租房的钱都没有?儿子6岁,未到法定上小学的年龄,怎么就有了考卷还得家长签名?

暂且搁置这些细节漏洞。跟钟振江相比,吴海是一个有小恶,同时也有底线的人。这样的底线,称不上是善良。毕竟他跟着钟振江偷蒙拐骗,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第一次跟淼淼吃饭,嫌弃消费太高,直接逃单,淼淼追上来撞了车门,吴海倒是溜得足够快。换句话说,他对自己的许多小恶,没什么检讨或内疚,心安理得得很。

吴海为了骗保,花式追求淼淼,淼淼信以为真,并且也回馈了吴海真爱。吴海逐渐良心发现了,他有迟疑,希望计划中止。在钟振江以死威胁,以及一套海口房子的诱惑下,他还是“忍痛”选择牺牲了淼淼。钟振江准备杀害淼淼时,正在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吴海从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吃辣椒比赛的报道,恰巧记者在采访淼淼。淼淼对记者说,她是故意赢得二等奖的。一等奖是她心爱的电脑,二等奖是一辆电动滑板车,老公晚上跑代驾骑自行车很辛苦,她想送他一辆滑板车。吴海看得泪流满面,他知道淼淼是真爱他,他想去救淼淼。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淼淼为了帮吴海赢得一辆电动滑板车,不吃辣的她参加了吃辣椒比赛

钟振江以为淼淼不会游泳,结果淼淼是潜水高手,她安然无恙。警方到达后,钟振江与吴海被抓,之前碰瓷40万的事情被揭穿(钟振江告诉吴海一分没拿,结果40万他自个全贪了),钟振江数罪并罚判了十几年,吴海被判刑3年。淼淼带着孩子去看望吴海,吴海向淼淼坦陈了全部真相。

不妨试想,如果你是淼淼,你会怎么做?一个人追求你时,是冲着“杀妻骗保”的目的来的,结婚后因为你真爱她,他也良心发现,爱上你了,放弃了“杀妻骗保”。你会原谅他吗?你会给他带娃,并等他3年吗?

个体选择值得尊重。只是,如果作为一部电影,就不得不考虑到它的价值立场与社会影响了。《受益人》的结局是,3年后,吴海出狱来到海口。淼淼早已带着孩子来到海口,孩子的哮喘好了,她当起了房产销售。淼淼远远看到他,露出了笑容……

跟《港囧》《夏洛特烦恼》等“直男式”电影一样,《受益人》的结局流露出了一种传统式、带有那么一点恶臭味道的男权思维:哪怕女性一直被损害被侮辱,只要男人回头是岸,女人就会一直等着他,男人依然可以收获团圆的结局。而这个女人,还是集真善美为一体的贤妻良母。电影有个宣传语说,“真的爱你,也真的骗你”。好像如果我爱你,之前的“骗你”(不是善意的欺骗,而是“杀妻骗保”),也能在爱的名义下得到谅解。难道一个男性作恶的代价,除了法律审判外,情感代价如此之低?

撇开价值立场,从艺术角度看,淼淼的这个选择,也让吴海这个角色最终走向平庸。淼淼的原谅,吴海的“新生”,让吴海成为一个“会犯错的好人”。“会犯错的好人”,如今已经成了一些以小人物为主人公的现实主义电影的标配,比如《火锅英雄》《无名之辈》《铤而走险》。主人公是个有种种缺点的“好人”,却因为身处底层、生活所迫,走上了歧途,但最终良心发现,又做回“好人”,并得到观众的原谅。

这种“会犯错的好人”,不是亚里士多德所定义的概念,它已成为一种套路式、媚俗化的角色设定。套路化是,观众看了开头就能知道结尾,大鹏在《铤而走险》与《受益人》中的角色,互换一下,好像问题也不大,反正好人有点坏,坏人有点好,最终都会变成好人的。角色没有什么真正的人性深度,是一种人性的“和稀泥”。倘若编剧不那么追求戏剧性,让吴海彻底崩坏,它可能就是《盲井》;或者吴海不是在看了吃辣椒比赛后才及时悬崖勒马,那么这个角色的质地会真实许多,他的“好”才是珍贵的。

而媚俗是,这样轻易得到谅解的人物是用来讨好观众的。观众会将自己代入“会犯错的好人”,“我”是一个好人,“我”犯错是因为生活所迫啊,他们在同情角色的时候,也同情自身并自我原谅了。就比如对于想“杀妻骗保”的吴海,有评论者说,“吴海错了吗?错的是生活,生活把这个男人压到了尘埃里”。你看,“错的是生活”,完美地为自己的恶行甩锅了。

《受益人》是一部非常公式化的电影。将喜剧、黑色幽默、小人物、底层关怀、现实主义等元素都攫取一点,拼贴而成。它带有很强的迷惑性。但它既不是《疯狂的石头》,吴海这个角色是媚俗而自怜的产物;更无法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我不是药神》。“杀妻骗保”未果却收获了完美结局——但愿它不要给观众什么错误的暗示。

当然,《受益人》远不是一无是处。电影的人性光环,全在淼淼身上,她世故又如此单纯,是真善美的体现;卸妆和辣椒比赛两场戏,是角色的高光段落,令人动容。柳岩的自身经历与这个角色高度贴合,人戏合一,让角色变得可信。吴海这个角色不成功,但大鹏的演出卖力,比他以前的角色也有所突破。

《受益人》:一个杀妻骗保故事中的复杂人性

直播卸妆一段,是角色的动人时刻,也是电影的动人时刻

电影还有一个亮点设计,吴海在向淼淼坦陈真相时,以行车记录仪的形式复盘了这一切,有一种冷静的力量,也与全片的“谎言”形成了一个对照。这让人想到了《大佛普拉斯》。遗憾的是,《受益人》与《大佛普拉斯》的角色刻画相比,差太远了。希望以后导演拍小人物故事时,别再先入为主地“好中有点坏”,先老老实实把人物立住,人性就会自然显现。

晓雯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姜晓雯_NQ193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报警称有恶犬堵门 警察全副武装前往全"惊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