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艺术频道 > 正文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2020-02-15 09:02:31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月13日,英国影像艺术家兼电影导演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的个展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开幕,这是他继1999年获得特纳奖以后首次在英国办展。

2月13日,英国影像艺术家兼电影导演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的个展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开幕,这是他继1999年获得特纳奖以后首次在英国办展。麦奎因的成就不只限于艺术领域,他还于2013年凭借电影《为奴十二年》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裔电影导演。此次泰特展览展出麦奎因1999年以后创作的14件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他以强烈的个人视角将观众吸纳进故事之中,并且让人意识到,影片的观看不只是一场心理活动,更是一次身体之旅。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史蒂夫·麦奎因

在麦奎因学生时代拍摄的一部超8毫米底片即兴电影中,他跟踪了两个上了年纪的黑人男性,看着他们拿着从伦敦东区花店买的棕榈植物走到肖迪奇搭巴士,这是他第一次拿起这部相机,对当时的他而言,相机如同速写本。在这部“速写”短片《出埃及记》(Exodus)中,几乎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当时,麦奎因在红砖巷市集闲逛,寻找着拍摄对象。两个男人穿梭在星期日的人群中,时隐时现,他们的套叠式平顶帽和手里的盆栽特别显眼。短片拍于1992年,只有1分多钟长。《出埃及记》有点像麦奎因早期作品的“法宝”,虽然他在五年之后才开始处理素材,但是这一短片已经显露出他捕捉瞬间、在细节中发现丰富的动人之处的能力。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出埃及记》,影片静帧

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1969年生于英国伦敦,具有格林纳达血统。麦奎因既是导演、编剧,也是一位影像艺术家。作为艺术家和导演,麦奎因曾说道,“我并不觉得艺术界和影视界有多大的不同。对我而言,艺术是诗,电影是故事,是小说。”事实证明,他在两个领域都获得了显著的成就。1999年,他获得了英国最重要的艺术奖项特纳奖;2009年,麦奎因被委任为第53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英国馆的代表艺术家,在那里举行个展。2013年,由他指导的电影《为奴十二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也让他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裔电影导演。

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展览聚呈现了麦奎因的14件艺术作品,直接从1999年开始,跳过了那些引领他获得了当年的特纳奖的早期作品,汇集了他的不少实验影像作品。展览以麦奎因2016年的作品《重量》结束,作品由一名囚犯的覆盖着镀金蚊帐的床架构成,最初在欧牛顿雷丁监狱囚室的一场艺术展览上展出(编者注:雷丁监狱曾关押过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现为保护建筑)。此次泰特展览上,麦奎因的几部著名电影以及他为格雷菲塔火灾创作的作品均未亮相,对于那些期望像2013年在芝加哥博物馆的展览那样,看到他整个艺术生涯中期的观众来说实属遗憾。这样的展览可能需要三倍的展示空间,不过,不管人们如何挑剔,泰特的展览在各个层面上都兼具深度、分量和戏剧性。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重量》,装置作品

在一部影片中,你会看见非洲裔英国音乐人Tricky抽着烟坐在坐在录音棚里,他铺好歌曲《女孩》的音轨,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改动歌词。而在2002年的《西部深矿》(Western Deep)中,摄影指导肖恩·鲍比(Sean Bobbit)用超8毫米电影技术拍摄的画面富有颗粒感,使其具有麦奎因所谓的“紧贴肌肤”的感觉。在影片中,当一切都坠入黑暗和谷底、陷入一片飘忽不定的朦胧状态时,这种亲密性,以及从身体到心理上的亲近感和参与感得到了放大,甚至要将你吞噬,无论你观看多少遍,都会目瞪口呆。

《照明者》(Illuminer)刻画了麦奎因自己在巴黎酒店的一张床上,周围环境昏暗,电视机的光照亮了房间,上面正在播放有关美国海豹突击队和伊拉克战争的画面。影片创作于2001年,几乎是麦奎因最后一次在自己的电影中亮相。就像《出埃及记》一样,麦奎因在《照明者》中挖掘了某个时刻的情形,他对于捕捉此时此地非常敏感。无论是在电影院还是艺术展览中的影片与装置中,这一点都非常明显。

在展览中,我们一次次与黑人身体、黑人主角、黑人体验相遇:无论是《西部深矿》里无名的矿工、Tricky,还是Ashes,一个麦奎因拍摄于2002年的格林纳达年轻人(后来被毒贩杀死),都是如此。我们还在《加勒比人的飞跃》(Caribs’ Leap)里看到许多格林纳达人,在《夏洛特》(Charlotte)里看到麦奎因自己用黑色的手指触碰夏洛特·兰普林(Charlotte Rampling)的眼睛。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Ashes》,影片静帧

在麦奎因的影片中,故事的叙述由视角构成。他作品中的能量正是来自于他的单人视角,仿佛作为观众的我们完全任他控制,而又无法准确地表述他的这种能量。例如在《11月7日》里,相机的视角位于主人公马尔库斯的头部上方,仿佛我们是在看着一具平板上的尸体。在泰特,《夏洛特》和《冷气》的投影与人等身,美术馆的外墙上还有一块大屏幕,播放着格林纳达人的日常生活。在《西部深矿》中,我们随镜头一起坠入这个世界上最深的金矿矿井,在大脑和体内感受到它的深度。这一切让我们意识到,影片的观看不只是一场心理活动,更是一次身体之旅。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11月7日》,影片静帧

特纳奖与奥斯卡双料得主迎来泰特个展:观看影片也是身体之旅

《夏洛特》,影片静帧

麦奎因常常在作品中思考人的脆弱性。这场展览绝对不适合当成什么举家观看的亲子活动。展厅非常昏暗,如同迷宫一般让人无所适从。虽然几件作品的时长都很短,但是展览要求高度的集中力。

在展览中,几乎每一件作品都隐含着故事,等待着解读。即使有许多作品没有展出,你依然能够读出足够的复杂性。它们带领你在表象与背景、亲近与疏离、物理存在与心理影响之间穿梭,然后,直击你的灵魂。

展览从2月13日持续至5月11日。

杨然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杨然_NB119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报警称有恶犬堵门 警察全副武装前往全"惊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艺术首页